OYO中国持续震荡首位中国高管、CFO李维离职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张吉龙。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7月7日,全天候科技独家获悉,OYO中国CFO李维已于昨日(7月6日)从OYO中国离职。

韩国高考逐渐临近,但因疫情反弹,比起对考生的祝福,各界更多地投以忧虑的目光。教育界则掀起推迟高考和降低考题难度的争议。但教育部认为不宜再推迟高考,降低考题难度也未必对考生有利,并计划于较往年晚两周的12月3日如期举行高考,考题难度保持往年水平。

在更多人看来,这是一场OYO的“绝地求生”。

另外据财联社报道,大股东软银派驻中国区的部分高管已集中离职,软银正在考虑转变对其投资。

该离职员工认为,李维在OYO中国时犯下的一个错误是收购千屿酒店。2019年3月,OYO中国完成了对住宿品牌“千屿”母公司北京贝壳友家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收购。

红星新闻记者 蒋超 刘珂君

2018年9月,OYO酒店对外宣布李维出任CFO一职,李维成为中国团队的首位CXO级别高管。

在OYO任职期间,李维在一些员工中口碑颇佳,“人很Gentleman,毕竟外企待的时间长 很有素质。”有离职员工表示,李维对属下员工很有耐心,“比如说他下面的的人,有人不适应OYO,有的领导可能就是直接让员工走人了,他会去和员工聊,换个岗位什么的。”

据了解,7月6日OYO酒店中国法人Anuj Tejpal发布了关于李维离职的内部邮件,全天候科技获得了邮件部分截图,“李维先生(Wilson)已决定离开OYO中国,寻求其他的职业抱负,迎接新的挑战。作为真正的合作伙伴,我们尊重他的决定并全力支持他。”

据了解,李维于2018年9月加入OYO中国担任CFO,当时OYO中国刚刚成立,李维是最早加入的中国高管,在此之前,他分别在GE、恒信金融租赁以及神州租车任职。

在李维之后,OYO酒店密集引进了来自中国本土的高管团队,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CHO)凌震文、首席运营官(COO)施振康、首席技术官(CTO)邹嘉、首席收益官(CRO)朱磊等等。

“成立院士专家咨询委员会既是新时代实现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学校加快内涵式发展和争创世界一流的重大举措。”成都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刘毅称,把国际国内最先进的一流大学建设理念和发展模式引入四川、引入“成中医”,高质量推动学校一流学科和一流中医药大学建设,牵引带动整个中医药高等教育实力的整体提升。

同时,双方还将共建成都中医药大学省级院士(专家)工作站,促进更多高端人才汇聚、更多科研基地和重大科技项目布局、更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根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院士专家咨询委员会将为成都中医药大学长期发展战略及重点发展方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高素质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把脉支招。

会议现场,成都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刘毅和成都中医药大学校长余曙光向与会院士颁发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聘书。根据四川省创新驱动发展两院院士四川行活动安排,学校在开幕式上与受聘院士统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20年春节前,OYO中国COO施振康离职,此后,CHO凌震文、CDO胡宇沸、直营业务COO兼EGM总负责人徐一峰也先后离任。

▲从左至右:余曙光、冯小明、刘毅

俞银惠表示,最近2周,首都圈集体感染已造成150名学生和43名教师确诊。她宣布从明天起(26日)到9月11日,三周期间内,首都圈所有幼儿园、中小学以及高一、高二的学生,全部转为线上授课。由于高考临近,高三学生继续线下开课。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高管变动,今年OYO中国也进行了两轮大裁员。

据了解,该项目是由李维主导的,在收购后李维出任后者执行董事,“他是想高举高打的”。不过后来千屿也爆出了很多问题,核心高管离职、不少员工被解散。

一位离职员工表示,在李维离开后,CXO们组成的决策委员会仅剩CRO朱磊、CSO王平、CTO邹嘉三位中国高管。

在印度,OYO的入住率依旧低迷,OYO首席运营官Abhinav Sinha近期透露,印度国内的酒店入住率已开始从低谷的6%-7%开始上升,4月下旬,OYO已将其印度所有员工薪水削减25%。

对于李维的离职,一些OYO前员工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应该不负责业务有一段时间了”,一位OYO离职员工表示,在朋友圈中,李维最后一次转发OYO中国的内容是在三个月前,当时OYO被报道获得软银领投的8.07亿美元F轮融资。

李维曾经表示,其与OYO结缘得益于GE前同事的引荐,出于对OYO创始人李泰熙( Ritesh Agarwal)的好奇,当时就职于神州租车、在北京办公的李维飞到上海与Ritesh见了面,两人聊到凌晨三点。之后,Ritesh与OYO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Anuj Tejpal飞到北京,与李维再次见面长谈。这些会面促成了李维加入OYO。

在中国高管离开的同时,OYO却在增加印度高管,除了OYO酒店中国法人Anuj Tejpal外,今年5月OYO中国迎来了一位来自印度的CEO Gautam Swaroop结束了OYO中国区长达3年无CEO情况。

韩国教师上网课(韩联社)

即便公司处于动荡之中,OYO的市场活动依然没有停止。在端午节期间,OYO中国举办了新的营销活动:只要在端午节三天住OYO酒店,房费以鸥币的形式全额返还(鸥币下次入住时可以抵扣现金)。

对于离职的消息,李维本人向全天候科技证实,消息属实。不过对于下一步的打算,他表示,“目前还没到说的时候”。

不过除了疫情,OYO中国还面临着其他的挑战。近期印度传出“3000家酒店拒绝中国人入住”,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用户表示要抵制OYO。

目前来看情况变得更加严重,近日OYO首席运营官Abhinav Sinha在邮件中表示,OYO的全球业务产生的收入仅占疫情前收入的30%左右。其中美国的OYO收入比1月减少25%,酒店入住率仅有30%左右。

“我觉得OYO在刮骨疗伤”,一位OYO离职员工表示。

而在美国,OYO称,鉴于目前疫情防控情况,公司决定将裁掉大部分此前宣布停薪休假的美国员工,这些员工会得到股票期权作为补偿。

上述OYO员工还表示,在刚刚进入OYO的时候,李维“比较意气风发”,虽然职位是CFO,但是在早期,李维也曾经作为OYO负责人和发言人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进来还是想在OYO做事情的。”

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官俞银惠(纽西斯通讯社)

因此当时李维颇受重用,是OYO酒店最有话语权的本地高管,线下团队一度也需要向其汇报。此外,按照另外一位OYO离职员工的说法,OYO的中国高管中只有两个人是合伙人,一个是CFO李维,另外一个是前COO施振康。

印度、美国、中国是OYO三大市场,但在疫情下如今都面临巨大的挑战。

“他在过去的近两年中做出了宝贵的贡献,这些贡献将一直根植于OYO中国。”在邮件中,Anuj Tejpal这样评价李维。

不过,在OYO中国吸纳了更多高管之后,李维的权力似乎受到了一些削弱,他本人甚至从公众视野消失了较长一段时间。“自从朱磊(首席收益官CRO)上任之后,他(李维)几乎被冷藏了半年”。某OYO员工称,“可能是印度人对他不太信任了。”

OYO方面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预计OYO的全球业务到2020年下半年才能恢复。

最早加入OYO的中国高管

在李维离职前,OYO中国的高管团队已经分崩离析。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消息,韩国24日新增266例确诊病例,累计1.7665万例。这也是韩国连续第11天单日新增过百。当天韩国总统文在寅主持幕僚会议时强调,目前疫情防控形势,比年初“新天地”教会发生群聚性感染时更加严峻,他呼吁全民积极配合政府防疫工作,称一旦疫情失守防控升级将在所难免。

今年4月初,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曾表示,疫情已经导致OYO营收和入住率下降50%至60%。

接下来OYO如何走,外界将拭目以待。